柠檬奶茶

请往下看
我渣奶是个垃圾渣文写手
时不时写all金或乙女
(有些不想写了…)

其实…最喜欢all久

任何cp都可以接受
而且只爱留蓝手 不怎么留红心
关注什么的请考虑好
关注后取关真的让人很伤心啊…
就这样吧
没了

先生,今天有花吗/送你的花,要吗?【凹凸乙女】

·@语生凛馨 点的安迷修乙女文(送个雷总…40字…小番外)
·脑洞是从语生那里找来的,谢谢你惹
·不会写了…最近乙女文和all金文一起写,我已经乱了
·可能会出现以下几种花:(我也不确定文里的花语对不对)
白色风信子,桔梗花,粉色紫罗兰,白色马蹄莲,满天星…
·()里是花语…[安哥内心里真想告诉你的]
·开始吧

你的新邻居叫安迷修,棕发绿眼,最喜欢园艺,开着一家花店。这是你的老邻居告诉你的。
老邻居就这样走了,你蹲在门口,画着圈圈默默想道,今天又忘了带钥匙了唉,以前还有放在邻居那儿的备用钥匙,现在啊…你瞬间哭丧着脸,有时候腿蹲麻了就站起来再蹲下画圈圈。
“这位小姐为什么要一直蹲在门口呢?”面前是个长着陌生面孔的男人,不过根据老邻居的话,应该是安迷修没错了。
“我钥匙忘带了。”他身上绝对没有备用钥匙,估计说了也是白说,你这样想着。怎知他推开了门,将手里抱着的花放在了地上,做了个请的动作,“那小姐可以先到我这儿坐坐,在下去找一下小姐的备用钥匙。”真的,是个好人啊!你在心里拼命呐喊着,但面上只是轻轻说了一声麻烦了。
这个房间,布置的也太好了吧,真的是只搬来两天的嘛。你站了起来,在房间里随意走动着。这样乱转似乎不太好吧。应该是想到了这一点,你还是安静地坐了下来。
“小姐你的备用钥匙找到了。”在你已经困的快睡着的时候,安迷修终于把钥匙找出来了,“谢谢了。”你半眯着眼接过了钥匙,“晚安小姐。”他将一枝白色风信子从花束中抽出来递了过去,“见面礼,(不敢表露的爱)愿你永远纯洁纯真。”
后来你每天都能收到一枝新鲜的花,有时候在早上,有时候在晚上。
第二次是桔梗花
“小姐,(在下可以给小姐不变的爱)愿你拥有永恒的爱。”
第三次是粉色紫罗兰
“早上好,小姐,(在上可以给小姐爱的誓言)你一定会抓住幸福。”
第四次是白色马蹄莲
“晚上好,小姐,(在下将对爱至死不渝)希望永远陪伴着你。”
第五次,第六次,第七次…你开始渐渐习惯每天的花了。
今天会有花吗?什么花呢?你拉着闺蜜的手向家走去。
“快看,那家花店好像被人砸了!”
“唉?”你远远地望着那家花店,好像安迷修也是开花店的呢。不过你也没管,让闺蜜不要凑热闹就带她回去了。
“这些花都是你买的?!”闺蜜震惊地指着安迷修之前送你的花,“你什么时候这么喜欢花啦?”
“这是别人送的。”你捏着衣角,有点尴尬。其实你对这些花并不感兴趣,你喜欢的是邻居又不是邻居的花。
“那人喜欢你啊!”闺蜜死命地拍着你,你默默地换了个位子。
“怎么可能啊。”
“桔梗花,花语永恒的爱。粉色紫罗兰,(对爱人)誓言。白色马蹄莲,至死不渝。还有白色风信子,不敢表露的爱!”
“叮咚”你刚想说些什么,就被门铃声打断了。
“小姐,晚上好。”有些灰头土脸的安迷修依旧像以前一样向你笑了笑,“今天因为一点事,所以花店被砸了,只能送棉花糖了,还有一件是…额…在下…喜欢你。”
“我也是呢。”你将棉花糖接了过来,遮住了脸,但耳尖微红这件事却暴露了你。”
好像是想到了什么,又将棉花糖挪开,细细检查起安迷修的身上,“没有受伤吧?有被扎到吗?有被砸到吗?”
“没有伤到,小姐不用担心在下。”安迷修轻轻吻上了你的额头。
“啪嗒”闺蜜表示我不是故意打扰你们的,只是我墨镜掉了。
然后…你就和安迷修在一起了。

对于花店被砸这件事,我们现在就要去釆访一下雷狮先生:
渣奶:雷狮先生,是你砸的花店吗?
雷狮:是,所以?
渣奶:你为什么要砸呢?
雷狮:买花的,看见了某种花不爽而已。
渣奶:什么花?
雷狮:蕾丝花。

给各位普及一下蕾丝花
花名:蕾丝花
别名:白缎带花、雪珠花
花语:惹人怜爱的心[没错!]
形态特征:蕾丝花是由许多非常小的白花所组成一丛丛伞状的花序,再由许多伞状的花序组合成更大的伞状,她…它的枝条细致,花朵小巧,是非常好的捧花及桌花上插花的配角。
[还挺好看的]


·接下来是@Abyss 的文_(:з」∠)_
·花店老板你x高中生安
·我表示高中生安这个身份可能只会在最后出现_(:з」∠)_
·开始吧_(:з」∠)_

“嗯…尔塔街到了吧?”你低头看了看地图,似乎看不懂呢,“那个,你知道尔塔街在哪儿吗?”你拍了拍前面一个男生的街问道。
“这条街就是了呢,小姐。小姐要干什么?”那人转过身回答了你这个路痴提出来的问题。
“唉?我啊?我找512号,新来这里,有点不认路。”你承认在他转过身的那一瞬间你呆了一秒。麻麻,这就是一见钟情吗!
“啊…原来是这样,在下可以为小姐带路的。”很温柔的人啊。这是你对他的第一印象。
“可以吗?那麻烦你了…额…”
“在下叫安迷修,凹凸学院高三学生。”
原来是个高中生啊。现在高中生都这么…闲吗?[划掉前面一句]
“麻烦啦,安迷修。”
大概就一段路,3分钟吧,就到了512号。
但天空(天空还是天公啊?)不作美,突然下起大雨。
你打开门,侧身做了个请的动作,“安迷修要进来避避雨吗?”
“那就麻烦小姐了。”
你在那里收拾着新送进的花,安迷修就在一边翻着书,互不干扰。
“安迷修…雨停了吗?”你低着头收拾着落在地上的花瓣,“安迷修?”
你抬起头,安迷修睡着了?啊…好像是呢,就让他再睡会儿吧。
也不知过了多久…反正8点了…
“安迷修,再不起来你父母会担心的。”你轻轻拍着他的肩膀叫道。
“啊…在下的父母不在身边呢…不过谢谢小姐叫醒在下,明天在下再来看小姐,再见啦。”安迷修挥了挥手,向你告了别就推门出去了,你就静静地看着他,手中的粉玫瑰被藏在了身后,“明天见。”
第二天果然等到了安迷修。
“下午好啊。”
“下午好,小姐,需要在下帮忙吗?”
“那就麻烦安安啦~”你吐了吐舌,拍掉了身上的叶子。
[然后?你问我然后?然后你们就收拾了那——么长时间]
“谢谢啦,哝,谢礼。”你笑着递出了一枝看似随手抽出的去掉边刺的橙玫瑰。
“谢谢小姐的谢礼呢。”
“安迷修要去我家吃晚饭吗?”你轻轻拿起一枝没去刺的红玫瑰准备去刺。
“如果可以,在下很愿意呢。”
你一惊拿玫瑰的手就被剌到了,轻微的疼痛感还是让你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“小姐你没事吧,花店有消毒的药品吗?”
“有,在那个柜子里。”你指着其中一个柜子,不过…安迷修!你走错了啊!你死死盯着安迷修的手,千万别拉开啊!其实那个柜子里也没什么,只是有一本小本子,上面写了贼多花语…都是关于爱的…都是准备送给安迷修的…冷静点,不会被看出来我喜欢他的。你心里默想着,冷静个屁啊!上面都写了要送给谁了!
然后,那个柜子没被打开,因为上锁了。
漂亮…上锁果然是个很好的选择,那我刚刚那么激动啊!你呐喊着…你在心里呐喊着。
最后,安迷修还是给你消毒了。
就这样吧…时间飞逝,安迷修考上了圣墓大学。
你的花店和安迷修的大学离的很远,很远。坐飞机要17个小时(其实也不算久吧)以后,安迷修大概就不会来花店帮忙了吧。你想着,明明他考上了他喜欢大学,我应该高兴才对啊,为什么会哭呢。你抬手胡乱地抹去眼泪,今天就表白吧…不然没时间了。
你等了一个下午,也没等到安迷修。
连老天都不让我们再见一次,失望了吗?你这样问着自己,难道喜欢上他,从开始就是错的吗?
你等了很久,很久。久到你为他准备的花全都败谢,久到那本本子纸页泛黄,你等来的却是他和他的女朋友。
他的女朋友长的很好看,也很善良,感觉和他是天生一对。
你一生未嫁人,但你领养了一个孩子。你从未说出口,但你猜其实他是知道。你说你放下了,但所有人都清楚没有。
是不是早一点表白,这些都不会发生?又或者一开始就不认识多好?
答案是并不会,遇见这种事无非是早晚,表白也不一定在一起,所以你和他,最好的结局只是陌生。

评论(17)

热度(78)